<rp id="6a3bf"></rp>
  1. <b id="6a3bf"></b>
          1. <b id="6a3bf"></b>
          2. <tt id="6a3bf"></tt>
            今日華語音樂 今日歐美音樂 今日樂評 演唱會
            地方網 > 娛樂 > 今日音樂 > 今日華語音樂 > 正文

            《好聲音》啞火 音樂綜藝嗨不起來了?

            來源:桂林晚報 2020-11-13 10:06   http://www.21-sp.com/

            《中國好聲音2020》總決賽海報

            《中國好聲音2020》總決賽即將于11月20日在武漢漢口舉行。截至本周,該節目CSM59城平均收視率約2.42,豆瓣評分6.0,相較往年有所提升;但就熱度而言,本季好聲音并未在網絡上掀起“出圈”熱潮。網絡播出平臺放棄“優愛騰”,豆瓣評分人數僅2800余人,相較之下的熱門選手微博粉絲也僅10萬有余……在持續審美疲勞和低迷的話題輸出下,《中國好聲音2020》未給這檔走過8年的“綜N代”力挽狂瀾。

            坊間有傳言,多檔熱門音樂綜藝明年都將暫停“上新”,而另一檔爆款級節目《歌手》則官宣“完結”,音樂綜藝或將全面“洗牌”。反觀,《奔跑吧》《極限挑戰》等“綜N代”無論口碑如何,目前仍是金主爸爸的寵兒。一面拼命創新自救,一面穩定輸出熱度,音樂“綜N代”到底怎么了?

            從“全民爆款”到“難以出圈”

            2012年,中國綜藝市場仍處于起步階段,在那個投票仍靠短信的時期,“舶來品”的《中國好聲音》橫空出世。劉歡、那英、庾澄慶、楊坤按下轉椅按鈕,喊出“Iwantyou(我選擇你)”,造就了破4的收視神話,也捧出了梁博、吳莫愁、吉克雋逸、袁婭維、金池等一眾至今仍活躍于華語樂壇的中堅力量。

            2013年,《中國好聲音》第二季再創收視高峰,但相較第一季,口碑評分下降明顯,其中關于真人秀痕跡過重,選手過度“賣慘”的質疑,遠大于對音樂的探討。而第二季的冠軍李琦,雖然比賽后也唱過不少電視劇插曲,但直到5年后,他參與了某衛視美聲競演節目后才再次被大眾關注。第三季亞軍帕爾哈提、季軍余楓,第四季冠軍張磊、亞軍陳梓童、季軍譚軒轅……這些曾經站上鳥巢巔峰的選手,至今能被觀眾叫上名字的音樂作品,屈指可數;很多后來又“帶著光環”,成為其他選秀節目的“回鍋肉”。

            選手聲量下滑、大眾音樂審美的提高,令2013年到2015年的“中國好聲音”幾乎在質疑與突破中如履薄冰。導師從張惠妹、汪峰、齊秦到周杰倫,節目收視率居高不下,口碑卻急轉直降。幸運的是,張碧晨、周深、姚貝娜等選手憑借個人風格,讓“中國好聲音”的履歷仍在華語樂壇保持含金量。

            而《中國好聲音》真正的危機出現于2016年。其與節目模式的版權方TALPA的版權攻堅戰愈演愈烈,在考量各種因素之后,節目組決定重新出發,更名為《中國新歌聲》,并首次將最重要的“轉椅”元素更改為下滑式座椅。

            創新模式下,實則對好聲音挖掘的方式,沒有實質性的改變。造星能力降低、創新性不足等根本性問題仍持續存在。陪伴好聲音走過4年的某飲料品牌,當年宣布不再冠名,自此“好聲音”品牌的冠名商開始不斷易主。《中國新歌聲》第一季平均收視率首降至3以下,第二季繼續降到2,而口碑評分也均“不及格”,評分數量不足萬人。再看這兩季的選手,冠軍蔣敦豪、扎西平措,熱門選手希林娜依·高、鞠紅川、黎真吾……其中一些名字,觀眾聯想到的,是而后他們參加的其他綜藝。

            直到2018年,《中國好聲音》品牌回歸,一切看似恢復原來的模樣。但江山已逝。縱觀2018、2019、2020三年的平均收視率、口碑評分和選手熱度,今年在沒有輸出至優愛騰平臺的情況下,綜合表現竟然超過了前兩年。但在“影視話題晴雨表”的豆瓣上,這一季的評分人數僅2800余人,只有8年前的十分之一而已。

            音樂綜藝市場競爭加劇

            模式老化導致的審美疲勞,已是老生常談,音樂綜藝并非首當其沖的唯一品類。但江湖易主,往往不僅源于內部實力減弱,“外患”同樣推動時移世易。當下綜藝市場早已不是8年前,各個公司跟風模仿國外模式的那般光景。

            2012年,中國音樂選秀市場仍處于空白藍海。上一檔現象級選秀品牌還停留在“快男快女”。而《中國好聲音》這個在國外成功試驗多年的模式,加之其對音樂專業性的注重,填補了觀眾的需求。《中國好聲音》成功之后,《我是歌手》《中國好歌曲》《夢想的聲音》《跨界歌王》等大量音樂節目席卷而來,不斷更新的模式創意、對素人資源的進一步挖掘,都挑戰著“好聲音”的市場領先地位。

            2015年視頻網站的迅速崛起,也推動市場風向由大眾走向垂直。《中國有嘻哈》《偶像練習生》《明日之子》《聲入人心》《樂隊的夏天》等節目的熱播,讓音樂綜藝趨于細分化,年輕人逐漸向這些“網感”節目傾斜。而曾經參與《中國好聲音》的嘻哈、樂隊、美聲類選手,也有了更多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在綜藝評論人李楠看來,當下樂壇流行的歌手,大多兼顧專業性與市場性———唱得好的,要有作品流傳;實力一般的,顏值高也能“出圈”。而本季《中國好聲音2020》謝霆鋒戰隊的傅欣瑤,擁有極強的藝人特質,聲線也獨具個人風格,卻被觀眾質疑實力擔不起冠軍;反觀實力不俗的潘虹、蘇瑋、斑馬森林等人,又似乎不符合當下的造星聲場。“‘好聲音’和其他音樂綜藝一樣,面臨著優質選手資源的匱乏,也在面臨市場快速變化后,如何比其他節目擁有更強造星能力的考驗。”

            模式老化選手匱乏難續輝煌

            《歌手》在開播7年后,正式宣布完結;《中國夢之聲》播出兩季后便開啟“衍生”模式,推出選秀類的《下一站傳奇》,對唱類的《我們的歌》等試圖突破瓶頸;優酷推出的《這!就是歌唱·對唱季》僅播出一季就再無下文……音樂“綜N代”似乎越走越短,成功率也大幅降低。但據數據統計,明年還將有20余檔音樂綜藝亟待面世,各平臺在該領域依然前仆后繼。

            對于音樂綜藝的發展,博見傳媒創始人吳聞博博士表示,該類型目前遇到的問題主要還是模式的老化,以及選手的匱乏。尤其從《中國好聲音》往后,再沒有一個音樂節目,能夠因為裝置的使用,形成“全民共嗨”的局面。無論是《歌手》、《我們的歌》,還是《中國有嘻哈》、《樂隊的夏天》,都是靠輕規則、重人設的方式結構整季節目。節目對優質選手的大量需求,造成了當下優質素人選手普遍的“回鍋肉”現象。“但這些人的真人秀的空間比較小,反反復復也就是那么幾首歌,很快又造成內容疲勞。”

            在吳聞博看來,如今網絡音樂節目要么聚焦素人,要么挖掘冷門音樂人的意外驚喜,通過伴隨性的變化,形成觀眾黏性。“但這種伴隨性更適合于網絡,所以電視音樂節目會越來越不如網絡音樂節目。”

            據《新京報》

            新聞推薦

            人民日報海外版:阻撓歌手“登陸” 民進黨太癲狂

            人民日報海外版9月29日消息,這兩天,因為臺灣歌手歐陽娜娜、張韶涵要來大陸參加央視國慶晚會,民進黨當局如臨大敵,揚言她們可...

            相關推薦:
            猜你喜歡:
            評論:(《好聲音》啞火 音樂綜藝嗨不起來了?)
            頻道推薦
          3. 秋千上的“網紅村”
          4. 果農授粉用上無人機
          5. 果園里的“過山車”
          6. 以拼酒醉酒來“吸粉”的“問題喝播”仍活躍在部分短視頻平臺 “喝喝喝”的背后,誰在“呵呵呵”?
          7. 世衛:武漢“解封”給世界帶來希望
          8. 熱點閱讀
            《第十一回》:鏡像人生 《我的小尾巴》熱播 網友評價“陪伴... 比可愛更高級的形容詞 是長澤雅美...
            圖文看點
            鄉里鄉親
            改名“魚丁糸”蘇打綠商標返還敗訴... 迪麗熱巴、吳磊主演古裝傳奇勵志劇,闡... 中疾控專家答疑 新冠疫苗與其他疫苗...
            熱點排行

            国产性视频免费观看视频